寄件者名稱 :        寄件者Email :   
收件者Email : 


   從字源方面的解釋,根據Ian Chilvers (1998) 所著Oxford Dictionary of 20th-Century Art對Public Art(公共藝術)一詞的定義:「在公共開放空間中,以繪畫或雕塑的方式呈現的藝術設計,大約於1970年開始被用在某些階層的社區之中。最常見公共藝術形式是壁畫和雕塑之類的呈現方式」。



此外,在RobertAtkins(1990)所著Art Speak一書裡提到了對公共藝術最簡單的說明就是:
「它是為了社區而生的藝術產品,也屬於社區」。而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2001)中對公共藝術的做了以下的詮釋:「藝術是人類為模倣、改變、補充、增強或調和大自然所做的努力,利用知覺性產生的作品或藉由自然界力量、元素的安排來表現美的感受。公共的含意則是超脫於私人利益之上的人類、社區或政府的活動,是一般人的知識與判斷能力所及的」。

 


< 遠渡/黃位政/2005>

   日本Atelier U.D.I.都市設計研究所所長望月真一於民國86年在台北市政府的演講「公共藝術與都市設計」中提到公共藝術的定義:「在公共空間(都市空間)中被設置的藝術作品(行為、信息)」。具體而言,公共藝術是在公共空間中闡述理念、構思或是傳遞文化信息、行為的東西。

 簡單的說,在所有開放空間裡,讓所有的人參與、使用和欣賞的藝術活動、行為和設施,都可以叫做「公共藝術」。「公共藝術」雖然是陳設在公共場所的藝術品或藝術活動。但是,如果把藝術品或藝術活動從畫廊或舞台上搬到公共場所,並不等於完成一件「公共藝術」的設置。「公共藝術」和「單一藝術作品」的關係就好像人和動物的說法ㄧ樣,人是動物,而動物不ㄧ定是人。

  「公共藝術」是結合了空間、環境、人(公眾的需要)並配合都市、社區發展的需要,在一個空間中作全方位的思考而設置的。「單一藝術作品」即是陳設在公共場所,充其量也只能當作環境的點綴品而已。所以說「公共藝術」是ㄧ種「集合創作」並不為過,它所牽涉的技術和社會層面也相當複雜。

  公共藝術可視為一種社會過程,而戶外藝術(outsider Art)、社區藝術(Community Art)或環境藝術(Enviromental Art)與公共藝術的真義常被混淆。從事公共藝術、空間藝術和環境藝術的設置,它們的本質其實是ㄧ樣的,只是規模不同大小的藝術行為而已。依據文化建設委員會所明定「公共藝術」的定義為依法按程序執行所設置的藝術品。其它或設置在戶外、或由民間團體捐贈、或是私人企業自行設置的藝術品,則歸類為「環境藝術」。

 

  到了90年代,由於「社區總體營造」運動在台灣各地的興起,社區意識的堀起,將地方事務的處理權利交還給民眾,此一政策與公共藝術創作所強調之「公共意識」相符,使公共藝術成為建立地方形象與特色的有效方式之一。「社區總體營造」目前由文建會來推動,是台灣這幾年來頗具規模的文化政策,此項計畫顯示出台灣的文化政策漸漸由中央走向了地方。「社區總體營造」的理念在民國82年由文建會前主委申學庸提出,點出社區與文化之間的重要性;其後申學庸主委於民國83年「以文化建設進行社區總體營造」報告中提出了「社區總體營造」的施政方針,目的在於藉由社區自主能力,經營文化產業及文化事務等發展。

   公共藝術與其他藝術表現方式最大的不同,就是加入了互動和群眾的因素。公共藝術與當地民眾互動的過程包括了計畫前對作品主題的意見參與、甄選過程中的票選、創作過程中計畫性的參與以及和公共藝術品本身的接觸這四個部份。


偶遇/李國嘉/2000


公共藝術引進台灣之後,藉著社區總體營造政策,一方面讓民眾參與藝術的實踐過程,另一方面也讓藝術家走入了人群之中,帶動了藝術觀念與社會互動,在民眾參與、社區運動的推波助瀾下,台灣發展出所謂「參與式」的公共藝術,有別於歐美「菁英式」公共藝術。社區總體營造的重點在於建立社區共同意識,文化產業的重塑,由此看來,社區總體營造的終極目標與公共藝術是一致的。

  國內公共藝術發展至今已有一段時間,法令面和執行面都漸趨完備,透過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的規範,對整個藝術環境和提昇國民生活水準都有顯著的幫助,但實際的執行面上,還是有一些問題值得檢討和反省。

   依據文建會「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第九條的規範,凡公有建築物皆應設置公共藝術品並不得少於該建築物的百分之一;目前在市區中不難發現林立的公共藝術品,但是否真的達到美化建築物和環境的目的?民國92年於花蓮舉辦的「公共藝術社會實踐論壇」中,倪在沁(2003)提出了「不一定要公共藝術」的看法,認為國民美學素養、公共空間環境品質的提昇應該優先於公共藝術的設置,將公共藝術設置的經費挪用至環境品質的提昇、國民美學教育的加強應更恰當;陳惠婷(2003)也提出了國外的公共藝術法的實施經驗,百分之一的經費用於公共藝術,但設置費用並非無限,每一個個案皆有限制,因此不會有經費浮濫的情形,讓每一分錢都用在刀口上。

  民國91年高雄廣播電台對高雄捷運局長周禮良的訪問就提到了未來高雄捷運公共藝術的呈現方面的問題,周禮良認為,高雄捷運的公共藝術不必局限於狹義的公共藝術品,像是雕塑、藝術品,而應該朝廣義的公共藝術來發揮,像是O5 /R10車站的設計,就是將車站的整體結構當作是公共藝術品;由此看來,公共藝術的設置和公共空間的規劃不應該有衝突,而應作更全面、更完善的計劃和評估,假使以法規硬性規定所謂「藝術品」的設置,對於環境的美化或許造成了反效果,讓公共藝術品成為環境殺手,更抹剎了國內公共藝術創作的發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