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國內所謂公共藝術的創作,因為推行之初的參與創作者多以大型雕塑來呈現,使得國內的公共藝術表現方式多為大型雕塑,讓一般民眾產生「公共藝術等同於雕塑」的觀念。但事實上公共藝術的表現形式並不侷限於雕塑作品,其意義性也不侷限於「藝術品」本身,更重要的意義在於公共藝術創作過程與當地民眾的互動及其社區意識。長期主導推動公共藝術發展的文建會也特別針對此一突破傳統定義的趨勢,在2003年「文建會公共藝術諮議委員會」中達成一個共識:「公共藝術將不再限定於視覺藝術的範圍內,在特別的個案中,表演藝術也有可能被納入」。此一共識雖尚未落實於法律條文上,但從字面上的意義來說,文建會的註解已經為台灣的公共藝術創作打開了一扇新窗戶。後續的發展有待全民改變對公共藝術的傳統認知,這種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有待時間及有心人士的大力推動。

  從定義上看,「公共藝術」簡單來說可以是「公共性」和「藝術性」的結合,但這兩種因素本身就是矛盾的;藝術家的創作不見得能被公眾接受,而公眾所同意的東西也不見得具有藝術感,這也是公共藝術背後所具有的矛盾性和衝突,也是公共藝術設置的必經過程。藝術家在執行公共藝術時,是針對一個特定空間做創作,因此藝術家本身所學習之藝術思潮必然會與該空間有所衝突,因此藝術家需要去深入了解對象存在的空間和文化,使自己不至於陷於個人的專斷;以純藝術的觀點來看,藝術家個人的意志是需要被優先考量的,但就公共藝術來說,涉及了更複雜的互動關係,包含了時空、文化的特性都是需要藝術家重新釐清的。回歸於公共藝術屬於公眾、美化環境的本質,目前國內公共藝術品與公共空間的比例有「供過於求」的現象;台北市已經是全世界公共藝術設置單位面積、比例最高的地區,但對於公共空間的美化並不全然有正面的意義,礙於「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的規定,公共藝術品未滿五年不得移除的限制,部份與環境不合宜的作品無法依公眾的意見拆除,這也是有關單位應該審慎評估的問題。

  從目前國內發展現況得知,台灣公共藝術目前階段較被注重的是它的「公共性」特質及強調「藝術性」的功能性,「互動性」這個因素較少被創作者及一般民眾重視,使得公共藝術僅僅成為建築、廣場、公園的一個附屬品或裝飾品,失去了特色。如果公共藝術本身僅僅是以美化環境的功能性導向而存在,而其中所包涵的意義卻無法代表所在的空間,自然無法得到當地的認同,這樣的公共藝術設置就失去其意義。就如同目前常見到的,所謂公共藝術品,給一般民眾的刻板印象只是冷冰冰的雕塑和壁畫,大量的「公共藝術品」走入了我們的生活空間,隨處可以的公共藝術品本身,對於該地點又有什麼樣的意義?聯合報聯合新聞網記者黃寶萍在「公共藝術 不是將作品硬塞入空間」的報導中記述了法國當代藝術大師丹尼爾.布罕(Daniel Buren)對於公共藝術創作的論述

我一生創作的公共藝術作品,都不是將作品硬生生的塞入空間
,我考慮的是如何使作品與空間發生關係、成為空間的一部分,並且
讓空間的使用者因而獲得對空間、藝術的另一種新看法。」

  由此可以了解到,作品本身的創作理念與設置的環境之間,具有密切的關係,這也是公共藝術創作具備的挑戰性。一般在公共藝術的創作的目的,除了抒發創作者本身的理念之外,還有以美化公共空間的功能性。展望未來,台灣公共藝術發展的可能有以下的結論:

(1) 目前國內公共藝術創作的表現方式較為固定,多為靜態雕塑或平面繪畫,其功能性僅止於美化環境,但忽略了公共藝術品本身和人之間的互動關係。

(2) 強調觀眾與藝術品間的溝通與互動,希望加強公共藝術品本身的互動性,使藝術品對觀眾產生主動的互動而非被動的展示。

(3) 從互動性的角度看公共藝術的創作,將互動裝置的元素加入公共藝術創作之中,提出不同於傳統藝術的觀點。

目前國內公共藝術設置方式大多還是以公開甄選招標及直接委任製作的方式來執行,採行集體互動式創作方式的實算少數。社區總體營造所強調之在地文化、民眾參與的精神,是目前公共藝術發展所較欠缺的。從建立地方文化形象與社區意識的角度來看,地方所需要的是更能符合當地精神的象徵,而不是千篇一律的公共藝術形式。社區總體營造運動所代表的意義,即希望以在地的力量塑造出在地的文化形象,此一精神與公共藝術的本質可說是相輔相成。未來在公共藝術的發展與設置,若能考量以當地民眾的力量,運用集體互動式創作的方式來執行,再加上新形式互動公共藝術的發展必能帶給地方文化產業一股新的力量,讓公共藝術品與人之間的互動不僅僅是被動的觀賞,而是一種不同於以往的互動新體驗。




            Top

 
本局地址:桃園市縣府路21號  電話::(03)3322592
最佳瀏覽狀態 IE5.5 以上  螢幕解析度 800X600 或 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