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藝術(Public Art)的觀念興起於美國的60年代,並在80年代引進台灣,但在台灣直到90年代才真正開始被實踐於我們的生活之中。由於此一風潮的引進,再加上台灣政府在地方所推動的「社區總體營造」政策,為台灣的公共空間提出改造的可能性。

  公共藝術在都市內所扮演的角色,不僅僅是純粹的環境美化,其呈現方式可以是更多樣化的。目前國內公共藝術發展已有十餘年之久,生活空間隨處可見公共藝術品的設置,表現方式上豐富多變。在文建會於所公布「公共藝術設置辦法」和「文化藝術獎助條例施行細則」中所述,公共藝術品「係指以繪畫、書法、攝影、雕塑、工藝等技法製作之平面或立體藝術品、紀念碑柱、水景、戶外家具、垂吊造形、裝置藝術及其他利用各種技法、媒材製作之藝術創作。」然而,公共藝術品與觀眾溝通的形式上,除了作品本身與群眾身體上的接觸之外較少有其他形式。由此可以看出目前公共藝術品互動性的缺乏,使公共藝術品也無法完全發揮應有的功能。

           

國內公共藝術品發展現況  

       台灣的公共藝術萌芽期大約始於80年代中期,當時正逢政治解嚴,台灣人民自主意識興起,民眾渴求的是一個舒適生活環境,在此種時空背景下出現的公共藝術則扮演美化環境的正面訴求,公共藝術的浪潮也由此而展開。

  除了文建會的立法推動(民國81年頒布「文化藝術獎助條例」和民國87年的「公共藝術建置方法」)之外,台北火車站、台北捷運局等九個縣市的公共藝術設置實施示範計畫也同步進行。其中,台北捷運局對於公共藝術的設置最為積極,在民84年便完成了第一項公共藝術品的設置,除了委任創作及公開徵件外,也推行了公共藝術的集體創作。

  此外,由民間團體和文建會所主辦的幾個活動也是推動的關鍵;民國80年舉辦了第一屆環境與藝術研討會,到民國82年的第二屆環境與藝術研討會,內容涵蓋了古蹟保存、環境藝術化、都市設計等議題,對後來的公共藝術發展具指標性意義;之後,公共藝術進入積極設置的階段,就是文建會編列一億元的經費,從全省的基地中選定了九個示範點進行公共藝術品的設置,引發了全國藝術工作者的熱烈參與,公共藝術的法令也因而廣泛被藝術家們關切,也因為藝術家極少有為特定基地進行創作的經驗,在創作及參賽過程是一大挑戰。

  國內與公共藝術相關的法規所定義的解釋,依據民國八十一年「文化藝術獎助條例」之第二章文化環境的第九條明文說明:「公有建築物所有人,應設置藝術品,美化建築與環境,且其價值不得少於該建築物造價的百分之一。•••以及政府重大公共建設,應設置藝術品美化環境」。

  爾後民國八十二年四月頒佈之「文化藝術獎助條例施行細則」,說明藝術類型、價值之核計、建築物造價、著作權及獎勵方式,更進一步針對公共藝術做實質的規定。並於施行細則第九條:「所稱藝術品,係指繪畫、工藝、書法、雕塑、壁畫、攝影及其他利用適當媒材完成之藝術創作。前項藝術品應附著、定著或掛置於可供不特定人或特定觀賞者之建築物或建設基地適當地點」。

  並於民國八十七年五月進行修正,「所稱藝術品,係指繪畫、書法、攝影、雕塑、工藝等技法製作之平面或立體藝術品、紀念碑柱、水景、戶外傢俱、垂吊造型、裝置藝術及其他利用各種技法、媒體製作之藝術創作。前項藝術品應設置於可供不特定人或特定觀賞者之建築物或建設基地適當地點。」此項修正,使台灣的公共藝術品不復是純視覺性的表現,可以兼備功能性的需求。

                                                            Top
  

  在傳統歐洲文化中,公共藝術這個觀念源自於「公共空間」中的公共性意象解讀,不管是設置者、設計者及土地所有者對空間的詮譯,都是在處理公共性的問題;公共藝術在戶外空間與整個建築、宗教的藝術是並行發展的;美國則是參考了歐洲的做法。

 法國

   公共藝術法案措施早在 1936 年就有所謂「百分之一裝飾美化建物」法案提出於參議院,並於 1951 年正式立法通過。百分之一比例的公共藝術法案名稱由來,最早就是由法國所提出的,主要是規定各中小學校與大學等公有建築興建或擴建時,必須編列工程經費的的百分之一,為基地製作公共藝術品;在 1972 年至 1981 年間,這個法案的實施範圍漸漸擴大到其他公共建築物;到了 1986 年政府又重新訂定了藝術委員會的層級和審查制度以適應地方自行辦理的公共藝術,並補充解釋了公共藝術的內容及執行範圍和定義, 2002 年 4 月又重新修訂了一份完整的公共藝術法規,取代之前所有的規定和法案,由此可以法國政府對公共藝術的用心經營。

中華影像,德胡若孟 (Guy de Rougemont;法國)

 
 


美國
  美國公共藝術的發展源起於 1934 至 1943 年間,美國因二次大戰影響國內經濟面臨不景氣,失業人口的增加,當時的總統羅斯福提倡新政「 New Deal 」,其中的社會救濟方案中訂定了扶助藝術家的計劃;此計劃就是著名的「聯邦藝術促進計劃 WPA-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Federal Art Project 」,其動機在抒解經濟困境,且在此現在實狀況與目標,對藝術的支持較易被大眾和政治家所接受。此一計劃的特點涉及藝術家與社會之間相互關係的轉換,對於「公共藝術」的發展有關鍵性的影響。


溫室提案, 歐本海默(Dennis Oppenheim;美國)


  在1960 之後,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所推動的計畫,在公共空間中呈現多面相的解讀;費城百分之一藝術法案推動後,也造成了許多城市的跟進,透過國家的補助呈現更多的可能性(林崇傑)。紐約市自從 1965 年起依據特別命令規定了市屬公共工程編定一定比例的經費設置公共藝術品,但並非完全貫徹,一直到 1982 年立法通過百分比公共藝術計畫法案( Percent for Art Program ),由公共藝術基金會( Public Art Fund )代為辦理; 1986 年後由文化局的公共藝術科專人策劃執公共藝術的設置;至於公共藝術的取得方式,通常都採用邀請比件的方式,公共藝術科給于創作者六星期的時間準備提案,並由執行小組組成評選團( Panel ),進行基地探勘、設定目標、預算執行分配的工作以提供創作者參考;評選標準主要依據設置基地的特性,從資料庫或推薦名單裡選擇適合的人選進行邀請及比稿。
 


德國
  1998 年由社會民主黨( SPD )和綠黨( Grun )執政後,總理施洛德初創德國的文化部,處理過去東德荒廢的文化古蹟整修,並加強年經藝術家和影片製作的鼓勵方案; 2001 年上任的第二屆文化部長倪達瑞門林( Julian Nida-Rumelin )成立了第一個國家直屬的文化藝術基金會( Die Stiftung der Bunderepublik Deutschland fur Kunst und Kultur )。
  
   但公共藝術在德國並沒有中央制定的法令,而是由各聯邦從二十世紀 50 年代仿效法國百分比方案的措施列入公共政策中;公共藝術在傳統上被稱為「 Kunst am bau 」,指的是建築物裡外週邊,包括牆面、天頂、地板、中庭及建築物之間所設置的藝術作品,此一意念源自於文藝復興時期的理想,將各種不同形式的藝術整合於建築和庭園的規劃設計裡,藉由建築與公共空間的結合,讓藝術更為貼近生活、群眾;在德國,建築的百分比方案被業主及建築師視為一種基本的共識而非法令規定的義務,透過業主的意願、建築師推薦或公開徵選來決定藝術家及作品;除此之外,另一種公共藝術的運作方式是「私人捐獻」,一方面表達愛鄉情懷,一方面贊助年輕藝術家的創作。
 


日本
   日本在公共藝術浪潮襲來之前,經過了一段不短時間的醞釀期;於五、六○年代時,日本多位美術界先輩有感於歐洲城市具風格與人情味的廣場、散步導,紀念碑及戶外雕刻等當代城市發展風格,發起了「野外雕刻運動」,這就是日本發展公共藝術之始,也對後來的「雕刻造街」 活動帶來不小的影響。

和平之境,佐藤(Satoru Sato;日本)
 

  
   1958 年時,宇部市民捐款所餘下款項,公園管理課用來在站前廣場設置一座「法可尼浴女像」,引發各界好評,於是引發了全國性的的「雕刻造街」運動,出現不少著名的戶外雕刻競賽。

  到了 1975 年,日本國民所得與歐美已不相上下,因此市民生活從經濟層面的需求擴大到了文化層面的需求,政府因應民情,以文化領導政治形成所謂「文化時代」;而後因為過度的中央集權管理,讓地方失去了特色,為使都市發展更為人性化,形成所謂了「地方時代」。由於前述兩個時期的交互作用,於 1978 年所發起的 1% 公共藝術計畫在全國引發熱烈迴響,全國有十七個縣、二十個市町加入公共藝術發展的行列。日本中央政府並無專訂的法規來規範公共藝術,也沒有所謂「國家藝術基金」來補助公共藝術的設置,靠著地方政府的努力,公共藝術的推行在日本也擁有不錯的成果。

 


            Top

 
本局地址:桃園區縣府路21號  電話::(03)3322592
最佳瀏覽狀態 IE5.5 以上  螢幕解析度 800X600 或 1024X768